卖糖的

茫茫大雪一个人,烈日艳阳一个人

好好回味了一下布朗神父第六季第十集的台词:
原话!
(死讯后又突然出现在火车上的)弗兰博:(对神父)你想我吗?
(发现弗兰博计谋的)布朗神父:(对弗兰博)所以你不是为了钥匙来这,而是……为了我?
(气急败坏给神父下了毒的被弗兰博坑了的)弗兰博新老婆:(对神父)我以为他在乎我,我错了,现在让我们看看他是不是在乎你。
(给中毒了的可怜老神父着急忙慌打电话的)弗兰博:……对不起。
(带着血呼淋啦的腹部去已解毒的神父病床前的)弗兰博:如果您能主持我的葬礼,那将是我的荣幸。
(躲在外面全程看完神父主持葬礼的)弗兰博:顺便说一句,念悼词的时候我觉得你还可以更有感情一点。


今日第三次突然想看:

虽然贵圈的老福特tag多达两千,但居然没有猎魔人paro的莫萨(扼腕叹息


想一想吧!遍布着饥荒和食尸鬼的战乱大陆上,被选出来的年轻人们拥有经过艰苦训练得来的速度和耐力,能在黑暗中视物的猫眼,精通战斗、药草和魔物知识的本领。在猎魔人大本营维也纳里,猎魔人们暗中流传着首屈一指的天才猎魔人莫扎特的事迹——但实际上几乎没有人能在旅途中认出他,金色的头发,灿烂的笑容,只背一把的剑,红色的风衣,还有他那长得跟驴一模一样叫得也跟驴一模一样的坐骑,无一不跟猎魔人在民间流传的形象截然不同!
另外,他多年的宿敌兼同伴猎魔人大师萨列里,则如同猎魔人的刻板印象成精:几乎要盖住阴沉冰冷深色眼睛的深色头发,英俊但毫不亲和...

今日又突然想看……

还没有人写银翼杀手paro的莫萨吗?

接到任务要剿灭仿生人反抗军头头的萨列里大师,一个各种技巧极为出色也非常服从命令的猎手,业余爱好是弹他那辛辛苦苦攒钱买的真·古钢琴,同时也在做任务过程中认识了可恨的天才音乐家莫扎特,并且到哪兒都能看到他!
莫札特引領他對自己的身份產生了懷疑,但最終他追尋“真實人生記憶”的結果不過是再次證明瞭自己的過去都是虚假的……然后发现那个明明是仿生人却比人类更具有人性和神性的是莫扎特这混蛋!
萨列里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和嫉妒跑去报告了莫扎特的行踪……然后又赶在对方第二次围剿的时候把对方救了出来。
好了,现在他该怎么办?莫扎特说,我们都是人类。他弹起献给自己的奏鸣曲。

今日突然想看:


看了看德扎的片段以后突然很想看米扎不小心传到德扎世界(并看到德扎萨列里以后大受打击)的文!
又及,看到一位网友说: “萨列里和科洛雷多可谓双雄不并立,每部以莫扎特命名的剧中他们都在竞逐女主的宝座。一个貌美如花另一个就必然形似倭瓜。” 
笑到爆炸 

今日:突然想看互换次元的莫萨!

也就是音乐剧演员莫扎特和萨列里因缘巧合碰到一起来演《摇滚米开来(?》里的米老师和flo 的故事。


今日:想看南极之恋paro的莫萨!

【南极,一场坠机,国家乐团首席萨列里和爆红新秀音乐天才莫扎特相遇,两个性格迥异且有些“不愉快回忆”的人在南极腹地无人区冒险生存XX天。在酷寒、没有物质供应、随处都是绝境的环境中,活下去已经变成每一天的最大愿望。】 

只负责想看(并且时不时就想看


昨日:疯狂想看flo和flo萨的互动但是又不想拆莫萨!

不过莫萨米flo的四人牌局很好凑嘛,干脆两边俩兄弟,哥哥米弟弟米扎特,哥哥flo萨弟弟flo,这样年龄差还可以打个对仗(不是),随便什么AU都行啦我不在乎!或者上错XX配对郎,最后来一个“小燕子,怎么是你!”(您可闭嘴吧 

苔瓷 until 2018.2.27

2月20日 23:35 来自 iPhone 6 Plus

“神啊,神啊,愿您幸福。”#苔瓷# 


1月29日 00:11 来自 iPhone 6 Plus

#苔瓷# “一点不在意你的到来和对你全然恐惧都使我与你相隔无比遥远。但是有一天,轻声承认了,是啊,我有一点怕你。这时候,你微笑着向我走近了一步。” 


1月12日 23:57 来自 iPhone 6 Plus

#苔瓷# 
“世上有伟大之人,爱上伟大之人的人,也有渺小之人,和爱着他们的人。”
“有做了正确的事的人。有犯错的人。”
“也有为犯错的人哭泣的人。...

道鹭以目 until2018.2.22

2015-5-14 17:05 来自 微博 weibo.com

“那不被人们视为实物的虚幻迈出一只脚,踏破界限,推倒了金子建成的堡垒。”#道鹭以目 


2015-5-20 18:11 来自 微博 weibo.com

纷纷爱,纷纷死。跟世界互动得很轻微,但互动得极好。而自顾自在暴风雨中淹死的最低者抱腿坐在谷底,说,“我不想关爱你们,也不需要你们的关爱。”#道鹭以目# 


2015-6-8 13:50 来自 微博 weibo.com

一切人类,都是在别人说出“啊,我也见过他”的那一瞬间成为真实的。#道鹭以...

歌瓷/一封信/致李简 Until 2018.2.19

2015-6-4 10:46 好久没见过燕子低飞,我替她在世间徘徊。#歌瓷# 


2015-6-30 14:23“你的暗淡令我至死不忘。”#一封信# 


2015-6-7 02:38 造出秋天藏住一个死者,寄七百封信见一个信箱。睁着彻悟的眼睛吐出甜梦,唯一真心坠下的叶子是你。#歌瓷# 


2015-6-24 11:54 #歌瓷# 我允许你摧毁我 而你允许我叫疼 


2015-7-5 17:33 

“一百个日夜后我再去各处畅游,已觉得哪里都缺一点兴致。并非何处都思念你,而是觉...

卖唱的:

悖悖论: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篇SMBC

以前果壳的Ent译得已经很好了

所以我也就一直没再译

现在为了方便自己再译一个

凌晨三点暗处等雨停时恰被肇事者邀共一把伞 1

警告:随时坑的瞎写。标题瞎起以后有缘再改(没有以后

实在不会粤语也写不来香港人话里夹英文的奇妙语感十分抱歉(好羡慕能还原粤语对白的太太!)我不知道我文风是啥但我写港剧cp肯定要ooc了我知道所以请随意提意见真的我在被批评方面基本不要脸

好饿。


谷一夏刚走到楼梯口时,文申侠往往便已听到他。他很特别的步音——干脆的落脚还带着一点机械摩擦声,胸前牌子互撞的清脆金属声,皮衣磨蹭的挤压声。等到他的钥匙转动声音响起,门把转动,就是这个人带着外面的空气不容置疑地迈进来,心跳声和呼吸声也随之侵入文申侠的听觉,鲜明得像迎面泼来的光。

文申侠仍戴着耳机,但声音早就不再播。他不必看表就知道,...

爱他那,艳灿灿中忧伤天降,雪茫茫里轻刀独亮 


今年的失望比去年多,可能是好事。

不过做的蠢事也比去年多。

hot版有点像基努里维斯!

© 卖糖的 | Powered by LOFTER